風口急轉:口罩機、熔噴布價格暴跌

隨着抗擊疫情進入下半場,口罩產銷步入正常化,一些非專業、臨時進場的口罩廠家如果沒有好的銷售渠道,可能面臨着洗牌出局。

口罩業大起大落,“先來的住豪宅,後來的上天台”成為坊間一句調侃。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口罩機從最初的20萬元/台,一路漲至50萬-100多萬元/台不等,個別甚至漲至200萬元/台。熔噴布從10萬元/噸一路漲至75萬元/噸。無紡布、耳帶、電焊機……所有疫情防控相關的產業,都被突然爆發的需求“追捧”了起來。

隨着國內疫情形勢逐漸穩定,口罩價格也逐漸降温。目前淘寶上,一次性防護口罩單價已低至0.318元。

位於廣州番禺的維力醫療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近4個月熔噴布價格猶如過山車。據悉,目前80級以下熔噴布價格從巔峯期40萬/噸降到每噸幾千元,即便如此仍很難收穫訂單。口罩機同樣在經歷過山車,裕達、拓斯達等大品牌維持在50萬元/台的價格,其他品牌則迴歸20萬/台的價格。

隨着抗擊疫情進入下半場,口罩產銷步入正常化,一些非專業、臨時進場的口罩廠家如果沒有好的銷售渠道,可能面臨着洗牌出局。

需求潮水漸退

據瞭解,在國家大力整頓之下,99級熔噴布也已開始降價,5月16日99級熔噴布報價65萬元/噸,5月22日報價40萬元/噸,一週內就降價25萬元。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熔噴布僅售1.8萬元/噸,疫情期間一度漲至75萬元/噸高位。

此前熔噴布價格哄抬上漲,主要是受到供求關係影響。隨着一系列“國家隊”投入生產、布廠復工,熔噴布產量逐漸增高。5月9日,儀徵化纖第12條年產500噸熔噴布生產線投產成功。疫情期間中國石化緊急部署的兩期16條熔噴布生產線全面建成,加上合資企業7噸產能,中國石化熔噴布日產能達到37噸,合計年產能超過1.35萬噸。加之上下游產品價格回落,熔噴布價格也逐漸恢復理性。

監管的收嚴加快了產業鏈淨化速度。

4月以來,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通過前期線索摸排,成立專案組,發佈文件和要求,嚴厲打擊哄抬熔噴布等防疫物資價格的違法鏈條,整頓和規範重點地區熔噴布生產企業秩序。

5月2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佈《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熔噴布等防疫物資價格違法行為典型案件(第十一批)》,曝光9個哄抬熔噴布價格違法案例。一批哄抬熔噴布的企業和“倒爺”受到懲處。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提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市場監管總局持續加大對防疫物資價格監管力度,維護市場價格秩序。近期,受復工復產和海外疫情蔓延影響,熔噴布等防疫物資價格再度上漲,在地方市場監管部門支持和公安機關配合下,重點查處了哄抬熔噴布、紡粘無紡布、聚丙烯改性料等防疫物資價格的違法行為。

因為暴利,熔噴布的市場已經形成利益輸送黑色鏈條:當事人違法手段隱蔽,參與哄抬炒作的上下游之間一般不籤合同、不開發票,一些中間商與生產企業工作人員內外勾結,藉助空殼公司逃避監管。

疫情期間,防疫物資市場上出現倒爺,他們連接買家和廠商,賺取中間差價,沒有資金投入的風險,無本萬利。這些中間商層層加價,囤積居奇,無疑也提高了產品成本和售價。在市場監管部門的打擊下,隨着熔噴布和口罩價格下跌,倒爺們倒賣獲利的企圖再難實現,並且隨時面臨着被查處的風險。

浙江某投資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3月份還想着拉生產線生產口罩,現在全都撤資停工了。

此外有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前一窩蜂湧入口罩生產行業的有一部分是小作坊,產品不符合標準。隨着監管收緊,不合格的生產作坊逐步被洗牌出局。

口罩行業迎來大洗牌

隨着國內疫情穩定,口罩由賣方市場變為買方市場。國內線下口罩市場,拼的是質量和價格。

4月10日,海關總署發佈了53號公告,對口罩加強質量標準監管,很多一次性口罩廠,生產的是民用口罩,沒有取得醫療器械產品證書,無法通過海關法檢出口。

在海關法檢新規下,大量口罩廠的一次性口罩出口受阻,回到國內市場拼殺。

隨着口罩內銷供應過剩,很多轉產口罩的廠商,陸續將之前100萬高價購入的口罩機以20萬的價格轉手,防止口罩機變成“廢鐵”。

維力醫療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疫情期間跨界做口罩生產的諸多大企業,起到了緩解供需的重要社會責任職能,不過隨着口罩進入買方市場,在銷售渠道上醫療領域的公司更具長久競爭力。

舉例來説,地產企業、汽車企業跨界做口罩將面臨銷售渠道困境,目前的主流供貨渠道仍集中於一些醫藥電商平台、國企需求等,由於銷售渠道的收窄,跨界企業的口罩業務將會選擇收縮或停產,並回歸主業。

此外,體量大將成為下半場競爭集中優勢,以往的小作坊式的口罩生產廠家必定加速洗牌,而國內大的口罩生產企業以穩健醫療為例產量可達1000萬隻/天,更具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