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曉峯:“強化免疫”路在何方

免疫接種是預防、控制和消滅傳染病最安全、有效且經濟、便捷的手段。疫苗的價值就是生命的價值。

疫苗接種並非只是兒童專利,成人同樣不容忽視。提高大眾對成人疫苗接種的認知,是加強成人免疫非常重要的一步。

2020年,已經是中國維持無脊灰狀態的第20個年頭。

10月18日,在北京召開的無脊灰二十週年成就與創新學術交流會上,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兼祕書長梁曉峯看着幾位並肩作戰的夥伴感慨道:“曾經的風華少年,也都兩鬢掛霜了。”

梁曉峯在無脊灰二十週年成就與創新學術交流會上發言

脊髓灰質炎(脊灰),俗稱“小兒麻痹”,是由脊髓灰質炎病毒引起的嚴重危害兒童健康的急性傳染病,多發生於5歲以下兒童。其主要症狀是發熱,全身不適,平均每200名脊灰病毒感染者中會出現一例麻痹型脊灰,導致不可逆轉的癱瘓(通常為下肢)。在癱瘓病例中,約有5%-10%的患者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

1989年,中國政府響應第41屆世界衞生大會關於2000年在全球消滅脊髓灰質炎的決議,確定了我國消滅脊髓灰質炎的目標和策略。通過相關策略的實施,經過多方不懈地努力,2000年,WHO西太平洋區域消滅脊髓灰質炎證實委員會宣佈中國成為無脊灰國家。此後的20年,維持無脊灰狀態的工作更凝聚了幾代疾控人的心血。

“二十餘年的工作都還歷歷在目,我們在消除脊灰時走過的道路,對現在的情況好像也很有借鑑意義。”梁曉峯説。

無脊灰20週年

1989年,在甘肅古浪縣大靖鎮衞生院附近一間民房的土炕上,梁曉峯看到了一個令人觸目難忘的四口之家:兩個患有“小兒麻痹症”的孩子,雙下肢癱瘓,大的兩歲,小的一歲。天真懵懂的孩子們不會想到自己即將面臨的是終身的殘疾和艱難的生活;而他們 20歲出頭的年輕父母,顯然也並不知道兩毛錢一顆的“糖丸”就可能改變孩子們的命運。這一年,脊髓灰質炎在國內暴發,數千孩子受到了傷害,大靖鎮是重災區之一。在醫學界,小兒麻痹症沒有特效的治療方法,接種疫苗是唯一有效的預防手段,但疏於職守的預防接種醫生和“無知”的父母,讓一個個家庭陷入了生活絕境。

彼時,梁曉峯還在甘肅省衞生廳工作,主要從事計劃免疫管理工作,他在隨省疾控中心進行現場調查時發現,即便已將脊髓灰質炎疫苗納入常規免疫計劃(即:每個嬰兒在出生後的2、3、4月,都要進行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也就是俗稱的“吃糖丸”),但由於偏遠地區服務能力薄弱,人們參加免疫的意識較差等種種原因,仍有大量兒童被遺留在了常規免疫覆蓋範圍之外,帶來很大隱患。 

“所以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在近二十年的時間裏,我們在每年的12月5日和1月5日,針對全國大幾千萬的兒童,會再進行兩輪強化免疫,有些可能是遺漏的補接種,有些是吃過怕不保險,為了提高質量又再吃一次。”梁曉峯介紹,在強化免疫方面,脊灰疫苗規模是最大的,而且也是非常有效的。在1990年,全國消滅脊髓灰質炎規劃開始實施後,此後幾年病例數逐年快速下降。

通過實施脊灰疫苗免疫策略,2000年經中國國家以及世界衞生組織西太區消滅“脊灰”證實委員會證實,中國本土“脊灰”野病毒的傳播已被阻斷,成為無脊灰國家。

2000年,中國成為無脊灰國家

也就在2000年,梁曉峯完成了在美國邁阿密大學的2年進修,被調入北京。在此後20年間,他先後擔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免疫規劃中心主任、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等職務,指導全國開展強化免疫、疾病監測工作,成為主管中國計劃免疫管理工作的“領軍人物”。 

即便在疾病防控領域“戰鬥”經驗豐富,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所導致的一系列連鎖反應,梁曉峯也感到頭痛。“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控制的很好,現在人們的經濟生活基本恢復正常了。但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一些國家,新冠疫情仍比較重,脊髓灰質炎的免疫工作受到影響,這是我們所擔心的。脊灰也可能有境外輸入的風險。”梁曉峯説。

疫後“免疫”迎挑戰

2020年,對大多數人來説,都是工作和生活被新冠疫情打亂的一年。特別是在疫情爆發早期,全國上下大大小小的醫療機構一度近乎停擺,整個國家計劃免疫工作也受到了一定影響。

梁曉峯説,作為國家衞生健康委消滅脊灰證實委員會的委員,他每年都要向世界衞生組織彙報脊灰免疫接種覆蓋情況,全世界都在關注新冠疫情對免疫規劃帶來的影響。

早在4月份,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就發表分析稱,新冠全球大流行可能對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免疫規劃產生破壞性影響,至少有14個國家和地區的1350萬人無法得到麻疹、脊髓灰質炎、人乳頭瘤病毒(HPV)等疫苗保護,後續影響人數可達數百萬。 

“幸運的是,中國很快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蔓延。目前免疫規劃實施的情況還算不錯,基本恢復正常了。”梁曉峯説,後續維持無脊灰狀況,防範疫情風險,提高疫苗產量仍是一項重要因素。

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兼祕書長梁曉峯

過去,在國內普遍使用的“糖丸”屬於減毒活疫苗,有極低概率會導致小兒麻痹症的不良反應風險,而更安全的進口滅活疫苗需自費接種,因此在2016年由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又稱昆明所)自主研製的脊灰滅活疫苗就顯得尤為重要。

國產脊灰滅活疫苗的問世,不僅填補了我國脊灰滅活疫苗生產領域的空白,也為減少活疫苗的使用,提供了可能性。但現實問題是,儘管中國在消滅脊髓灰質炎方面取得很大成績的基礎,但因為免疫程序中仍有兩劑口服型脊灰減毒活疫苗(OPV),仍存在有疫苗相關病例(VAPP)和疫苗衍生病毒(VDPV)引起的脊灰病例發生的可能性。

“為什麼我們只能用兩劑滅活疫苗呢?因為疫苗廠家的生產能力還是供不上,未來希望他們擴大產能,滿足孩子四劑的需要,同時預備一部分強化免疫的需求。”梁曉峯談到,這是國家對疫苗生產單位提出的要求,但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提高生產能力建設需要一段時間。 

為何疫苗如此重要?

1988年全球平均每天有1000個脊髓灰質炎病例,到2019年全年僅發生201例。這些成就得益於各國政府脊灰防控策略、疫苗應用。

大量證據表明,免疫接種是最成功和最具成本效益的衞生干預措施之一,接種疫苗每年可預防250萬例的死亡,如果全球疫苗接種覆蓋率得到改善,甚至還能進一步避免150萬例死亡。“除了安全飲用水之外,只有疫苗能在死亡率的降低和人口增長方面有如此重大的影響,抗生素也無法匹敵。”《疫苗學》主編普洛特金(Stanley A. Plotkin)教授曾經這樣説。免疫接種是預防、控制和消滅傳染病最安全、有效且經濟、便捷的手段。

因此,疫苗的價值就是生命的價值。在過去的幾十年裏,免疫接種取得了卓越進展,在傳染性疾病、惡性疾病乃至癌症等領域都頗有建樹。這不僅取決於公眾對疫苗作用的重視,還得益於疫苗生產技術的大幅提升:自人痘、牛痘到今天被廣泛使用的重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包括創新型疫苗佐劑的發展,都在不斷助力疫苗保護效果的提升。

(圖/新華社)

而值得注意的是,與一些“老傳統”觀念不同,疫苗接種並非只是兒童專利。成人同樣不容忽視,提高大眾對成人疫苗接種的認知,是加強成人免疫非常重要的一步。

梁曉峯介紹,2020年國內的流感疫情較低,除疾病本身的規律外,與疫苗接種、佩戴口罩、減少聚集等綜合防護措施均相關。但據韓媒報道,截至11月3日,2020年韓國流感疫苗接種之後死亡人數升至83人,引發各界恐慌。“疫苗猶豫”再次登頂成為熱門話題。

梁曉峯解釋説,報告中的死亡病例多為老年人,而老年人的死亡率相比年輕人原本就更高,到底是因接種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致死,還是引其他原因病死,需要專業部門儘快調查。“就目前韓國公佈的調查結果來看,這些死亡病例是偶合反應,但我們擔心給社會公眾造成恐慌,甚至之後如果新冠疫苗上市後,人們會不會在接種前感到猶豫。”

在梁曉峯看來,公眾應正確看待疫苗對人類的作用,針對疫苗接種後的偶合事件、輕微不良反應、嚴重不良反應等情況,都需要專業部門做好嚴格的監測和應對。公眾不宜聽信來源不明的“小道消息”,因個別案例的錯誤解讀,引起社會恐慌。“要給老百姓講清楚疫苗能帶來什麼,假使接種後出現感冒和發燒等情況,也是能夠忍受的,其帶來的好處遠大於小概率的不良反應事件。”

疫苗如何消滅癌症?

因為疫苗的存在,很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正在被逐步實現。2020年11月17日,世界衞生組織發佈了《加速消除宮頸癌全球戰略》,全世界194個國家根據今年世界衞生大會通過的決議,全球消除宮頸癌。這是繼1988年“消滅脊髓灰質炎”後的又一個全球性倡導,也是全球首次承諾,要消除一種癌症。

宮頸癌作為常見的婦科惡性腫瘤之一,其發病率僅次於乳腺癌,位居第二位,成為威脅女性健康的重大隱患。全球癌症統計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新發宮頸癌約57萬例,因宮頸癌死亡人數高達31萬人。而在我國,情況同樣不容樂觀,中國宮頸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幾乎佔到了全球的五分之一。2018年,中國宮頸癌年發生病例10.6萬例,死亡病例4.8萬例,相當於每5分鐘就有1名婦女罹患宮頸癌,每10分鐘就有1名婦女死於宮頸癌,給國家及個人都造成了不小的疾病負擔。

值得慶幸的是,宮頸癌是目前為數不多病因明確且可被預防的癌症:通過接種HPV疫苗配合定期宮頸癌篩查,能有效降低宮頸癌死亡率。 

《加速消除宮頸癌全球戰略》以創造一個沒有宮頸癌的世界為願景,目標是在本世紀末所有國家宮頸癌的發病率均低於4/10萬例,接種疫苗無疑是最重要的策略之一。對於宮頸癌預防,同樣是越早接種,越早獲益。因此,為了在本世紀末達成目標,《戰略》倡導至2030年時,90%的女孩在15歲之前完成人乳頭狀瘤病毒(HPV)疫苗接種。

梁曉峯介紹,在國內,多年來也始終有各種呼聲,希望中國能對標西方發達國家,擴大國家免疫規劃,滿足人民羣眾對健康的追求與願望。呼聲較高的幾款疫苗,包括Hib疫苗 (b型流感嗜血桿菌疫苗)、HPV疫苗等。但必須承認的現狀是,到底應如何分配在公共衞生領域加大投入的比重,需要進行系統的評估和頂層設計。“新冠疫苗即將上市,無論誰來付費,都涉及一大筆費用,同時還有麻疹、結核病、艾滋病防控等各領域都需要資金。”梁曉峯坦承,公眾應理解政府的顧慮,與此同時,相關機構也在通過更多的資料收集,明確疾病負擔及疫苗保護效果,以逐步推動更多疫苗品種納入國家免疫規劃。

科學界認為,積極接種疫苗,不僅體現了個人對生命健康的珍惜和敬畏,更可以為自己和家人,提供一份高效、安全、保護期長的健康守護。因此,每個公民都應正確看待疫苗的價值與作用,積極響應國家政策和號召,為全面實現健康中國目標而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