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護者”褚俊秀:我在反家暴婦女庇護所,我見過1196名受害者

12年間,褚俊秀見過很多被家庭暴力傷害的婦女:有人衣着光鮮、身份體面,但被衣物遮蔽的皮膚卻青紫一片;有人被丈夫打成骨折,卻擔憂影響孩子的前途不敢報警;還有人在被丈夫打出家門後無處可去,帶着孩子三番五次來找她……

距離昆明市反家庭暴力婦女庇護所正式掛牌成立,已經過了12年;昆明市救助管理站管理處副處長褚俊秀擔任庇護所的負責人,也有了12年。

12年間,褚俊秀見過很多被家庭暴力傷害的婦女。在她10平方米左右的辦公室裏,家暴受害者們對着褚俊秀,往往難掩激動,傾訴其經年的不幸:有人衣着光鮮、身份體面,但被衣物遮蔽的皮膚青紫一片;有人被丈夫打成骨折,卻擔憂影響孩子的前途不敢報警;還有人在被丈夫打出家門後無處可去,帶着孩子三番五次回來找她……

這些婦女不全是來自昆明,“雲南省內、省外的婦女,我們同樣都接收。”褚俊秀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1995年,我國第一家反家暴婦女庇護所成立,此後大量家暴庇護所出現,主要依託民政部門救助或福利機構設立。截至2016年,全國已有庇護場所2000餘家,但這些庇護所知曉率低、庇護人次極少,據全國婦聯數據顯示,2015年整年提供庇護服務僅有149人次。為此,不設編制,也不劃撥經費的昆明市反家暴庇護所運營情況顯得極為難得,12年中,褚俊秀和救助管理站10名女性員工,接待了1196名受害者入住,併為2700餘人提供了反家暴諮詢。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昆明市救助管理站收留了許多無家可歸的流浪乞討人員和滯留春城的湖北人,反家暴庇護所也因防疫要求不得不暫停收留需要庇護的婦女。在此期間褚俊秀不時收到婦女們的庇護請求,“我們只能建議她們去旅館、親戚家或者朋友家。”

褚俊秀坦言,她和同事們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